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威尼斯人官网主页 > 汽车文化 >
“我与闽西日报的故事”征文 ③​ 她是我成长的
2020-02-12 17:35   点击:    发布人:威尼斯人官网 来源:威尼斯人官网平台

     

  从部队、地方到警队一直从事宣传工作,从用笔撰写,寄信,到传真供稿,再到今天利用网络开展全宣传;从自办、电视节目,到开辟微信等新阵地,、参与了祖国的,一摸索,一讴歌,一艰辛,36年收获满满!

  1983年,我如愿实现从军梦,把最火热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国防事业。入伍前,大家都说部队是个大熔炉,体魄,思想。入伍后,这种日子给了我满满的充实感。白天忙训练,晚上勤学习。在日复一日的训练学习中,体魄得到捶打,灵魂得到洗礼。

  军旅生活既艰辛,又快乐。第一次接触宣传工作,始于一次学习。当时学习《》,学习全军唯一的《解放军报》、以及当年隶属于南京军区的《前线报》,通过学习其他部队的先进典型人物和集体,我猛地发现身边类似的人和事真不少。于是,我利用业余时间,试着用纸、笔把身边所见所闻的先进人物、典型事例、典型经验写成了新闻稿,并按照上的通讯地址免费邮寄到了军队和地方的报刊。不久后,我惊喜地发现自己所撰写的竟陆续在各家报刊、刊发。可以说,这个结果是我接下来三十六年能一如既往从事宣传文字工作的最直接源动力。5年的军旅生涯,文字相伴,我不断成长,先后任副班长、班长、文书兼军械员,及驻闽某师报道组报道员、组长,多次获个人三等功、嘉。退伍前获励学习汽车驾驶技术。

  1988年,迎来了10周年。当年,龙岩地委、龙岩行政公暑在古田镇实施综合实验,县委、县对古田镇的人事、发展乡镇企业给等方面简政放权,大开绿灯,古田镇的社会经济乘着春风得到长足发展,跃居全省前列。当年退伍回乡的我,成为古田镇党委宣传报道干事,发挥特长,笔耕不辍,用手中的笔和一篇篇报道,为古田镇的助威呐喊。

  古田不仅有彪炳史册的古田会议,当年的古田镇党委、利用红色资源,大力加强党的建设,加快经济建设步伐,大力发展镇办、村办、合(独)资企业,先后有100多家国有、集体、镇办、个体企业落户辖区,跨越式发展的古田镇实现了质的飞越,实现镇富、村富、民富。

  1991年初,古田镇工农业产值突破亿元大关!成为全国第一个老区亿元镇。我先后撰写了《打破铁饭碗,实行聘用制》、《古田镇加强党建工作试行综合》、《十里山沟百家厂》《古田成为全国老区第一个亿元镇》等上百篇文章,先后在《》《福建日报》和《闽西日报》的头版重要突出刊发,全方位宣传介绍了古田镇的……

  也是这一年,古田镇购买了第一台传真机,让我如获至宝,开始尝试使用“高科技”传真机,一改邮寄的历史。由于当时通信、交通条件落后,除了寄信,有时镇里还派专车送到《闽西日报》等。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由于宣传成绩突出,得到组织的信任,先后任宣传报道干事,镇电视站,镇武装部干事,古田镇文元村党支部并主持村委会工作,镇党委秘书兼党办主任,镇党委宣传委员等职,还成为全县最年轻的副科级领导干部。

  实现从警梦,为民保平安;正能量,提振精气神。1995年,从古田镇调入龙岩地区行政工作,成为龙岩历史上第一位专职宣传干部,单枪匹马干了9年。除了用笔,学会使用机投寄新闻图片,使用摄影机给提供电视新闻,培树先进单位和个人,鼓舞士气,正能量!

  1998年,我成为龙岩史上第一批学习电脑的4名之一。学会操作使用电脑,让我更加方便快捷。21世纪初,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运用,互联网逐步代替传真机传稿。《》、《人民报》、《福建日报》、《福建报》、《闽西日报》等中央省市主流先后采用网络。

  时代潮流,龙岩宣传一改过去单一传统的宣传方式,实现新全覆盖。龙岩微博,龙岩微信,龙岩服务网、龙岩抖音号新阵地;在《福建报》、《闽西日报》等报刊开辟“龙岩警务”专栏,正面引导,宣传鼓劲,赢得群众理解支持!为满意率、安全感连续多年全省第一作出突出贡献。

  2000年,全国开展打拐专项行动,长汀县局侦破挂牌督办大案,成功解救被拐儿童30多名,我连续三个昼夜在随警作战采访,撰写了《一个拐卖家族的》通讯,获金盾文化工程通讯类一等。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从警24年来,先后被授予“全国打拐宣传个人”,全国禁毒宣传十佳作者,多次被《人民报》社授予优秀特约记者、优秀记者,二次荣立个人二等功,3次三等功,多次获全省、全市表彰!成为全省表彰励最多的宣传。

  不忘初心,牢记,书写忠诚。2016年,龙岩市成立全省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以名字命名的“张春波警务宣传工作室”,成为全省在宣传岗位时间最长的宣传;全市在《人民报》、《福建报》等上稿量连续10多年全省设区市排名第一;培树先进典型单位个人300多个(人)。“干得好!干得漂亮!……”2018年除夕,副省长、厅长田湘利莅临工作室调研慰问时如是说。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展望未来,信心满满!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实现新作为,再创新业绩,为祖国70华诞献礼。

  作者系《人民报》社驻福建省记者站记者,福建省龙岩市公共关系处一级警督、正科级干部

  记得铅字印刷的,那时我读初三,班级有订阅。其中看到告文学《龙胆》,是长汀报道组陈天长写的,写我老乡,自然亲切……

  后来,我也试着,竟然见报了!还有五块钱稿费!那时钱大呀!我堂哥教书(民办教师)一个月才16元工资哩。

  我这个人生性耿直,嫉恶如仇。见家乡电价比濯田贵一毛钱一度。我们涂坊有自己的溪源水库,水库发的电每度一块一。而濯田用的是四都陂下水库的电,才一块钱一度。我把这情况写给闽西,又刊载出来。而且标题又大,非常显眼。在时任长汀县委的亲自过问下,电价每度降两毛!那是1994年吧。半年多时间,溪源水库少收电费近百万元。

  2002年我在新陂半山腰养猪,因为养土猪,养不大,不好卖。我自己又是卖肉出身,就自宰自销。孰不知被定点屠宰办的执法人员罚款,设在石埠的屠宰场由一些人垄断,我们的生猪进不去,我又打电话给《闽西日报》编辑部,不知哪位记者接的。他听后十分同情和愤慨。第二天,食品公司陈经理打电话安抚我…

  《闽西日报》是我们闽西人自己的!阅读它,我知道了龙岩红坊信用社的饶财富,武平东留的练交泰,也知道了打一块钱官司的丘建东……《闽西日报》是一扇窗口,让我们了解家乡,知晓世界。乡亲们多看书报,这比抽烟喝酒打牌好!我自认为文学要和社会现实结合起来,多反映百姓的酸甜苦辣。《闽西日报》也应多关注多关心百姓冷暖。倾听百姓呼声,关心百姓疾苦。唯有此,群众才会把它看作自己的东西,才能得到群众的喜爱和拥戴!共同祝福《闽西日报》辉煌腾达!

  “衣带渐宽终,为伊消得人憔悴”,当我读完宋代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诗中这名句时,心中倏然涌起一股情愫,那是我与《闽西日报》由来已久的情愫。

  《闽西日报》是我作的“开垦地”。第一次在《闽西日报》发表文章的过程,回想起来历历在目。那是在1988年4月的事情。当时学校组织学生到龙岩城春游,趁学生在游玩龙岩城时,我向带队的头儿请了个假,来到闽西宾馆八号楼,这里是当时闽西报的办公地点,找到一位栏目编辑,把前一天写好的一篇新闻稿交给他,没想到过了两天,登了出来,题目也改成了《八旬老人包元夫,义务修二十年》,我欣喜若狂,虽然整篇文章不足三百字,但它毕竟是我在《闽西日报》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我把原稿和发表的文章一比对,发现经过编辑修改的文章大不相同,文句更简洁,中心更突出了。当时我莽莽撞撞走进许诺夫副总编辑(后来我才知道的)的办公室,他得知我是来送的,就非常热情地为我沏茶,并问我《闽西日报》的内容怎么样?哪个栏目好看?等等,那时我是二十出头的小牛犊,也不谙,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没想到许副总编辑还很认真地在本子上记录着。现在想起这事来,心里还暖暖的。

  《闽西日报》是我写作生涯的“带人”。说实在的,如果说2000年以前是偶有文章发表,但自己写的文章自己心中有数,那大都是经过编辑们的精雕细琢,才得以发表,也就在他们的无形指点下,让我学到许多新闻写作的技巧,才让我慢慢新闻写作之,也让我得到乡领导的关注和重视,把我从学校调到乡任宣传干事,做好全乡的新闻报道。从那年开始,每周几乎有好几篇新闻报道发表,但每发表一篇文章,我都会再仔细比对,发现编辑都非常认真地帮我修改。新千年初,电子邮件还不盛行,我每写完一篇,借助乡办公室的便利,都采用传真发送,若时效性不强的稿子,我便用邮寄的方式寄去,依然也发表出来。两年后我回到学校任教,许多人认为我不会再写新闻报道了,但他们都想错了,因为是《闽西日报》把我扶上了新闻创作的子,让我产生了新闻性,每每周围有时件发生,认为有新闻价值的,我都会把它写下来,发到去,就这样我一直下来。我的,也得到的肯定和鼓励,在2007年、2011年、2016年三次荣获“优秀通讯员”的称号,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荣誉。

  《闽西日报》是我人生上的“贵人”。由于长时间的写作,尝到有文章发表的“甜头”,极大地激发了我写作的兴趣。记得自己在中考时,我的语文水平是极差的,每次考试也怕写作文,我高中的语文老师对我的作文成绩,总是给予勉强“及格”,1980年参加中考时语文成绩最差,1995年参加高校考试,语文成绩依然还是极差的。但自从能在《闽西日报》发表文章以来,我的写作水平也有了“飞跃”。在各类报刊上发表过教学论文50多篇,新闻报道1000多篇,文学作品100多篇,言论100多篇,成功地加入了省、市作家协会和省教育学会,也顺利地被评上了市“首届名师”和高级教师等等。所以说《闽西日报》是我的“贵人”,一点也不为过。

  《闽西日报》是我教学工作的“好帮手”。我是个小学老师,在教学中,常常需要结合当地实际给学生讲课,需要身边的榜样,正能量的事例,给学生树立“好风气”“好榜样”,于是我就从《闽西日报》报道中找出许多的“好榜样”人物,给学生。如舍己为人的雷玉先、抗洪救灾的王树先、荣登中国榜的郭唐荣夫妇等等,学生听后感到可信,可学。另外,《校园内外》栏目也帮了我“大忙”,因为我指导的学生习作常有在此发表,学生感到有成就感,我也欣喜见到自己教学的“结晶”。当然我经常会把《闽西日报》上的习作剪下来在教室后面的“学习园地”里,让学生学习。

  《闽西日报》是我生活交际中“红娘”。由于我常在《闽西日报》上发表文章,让我“名声大作”,许多不认识我的人,但知道我的名字。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事到我同学家玩,在喝茶交谈中,他的父亲得知我是庐丰人,问我是否认识“周继章”,我不清楚,问其父亲,你怎么知道他?有什么事吗?同学的父亲说:因为经常看他发表的文章,想和他交流交流,同学听后哈哈一笑,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同学的父亲突然,说:“原来就是你呀。失敬失敬!”像这样的事,我亲身遇到过多次,也许是文人相亲的缘故罢了,现在有几个成了自己“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加了微信,经常一起交流,谈,共分享乐趣。

  我与《闽西日报》情缘,已是“情深深”,一句话,改用清代纳兰性德的《蝶恋花·出塞》的诗“一往情深深几许?爱到西山夕阳下。”

  《闽西日报》创刊七十周年,这七十年的风风雨雨,我并不全部了如指掌,但是从二十多年前我与《闽西日报》结缘起,彼此一相伴,我的生活因她而绚烂。

  1991年,我从公技校毕业,分配到龙门道班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扫肩、清塌方、补坑槽、铺面等各项苦、脏、累活是我一日复一日的工作内容。我不是娇生惯养的女孩子,但繁重的重体力劳动让我日渐沉默。我自费参加大专自学考试,只通过了我最擅长的《大学语文》《马克思主义哲学》《写作概论》等五科,《高等数学》报考了两次都没有通过,我深深地着。

  当年,龙门道班每周三晚有学习读报时间,王班长找来一份《闽西日报》,叫我自选一些国内外读给工友们听。经过一年的读报锻练,我的性格变得外向,在集体场合讲话也大方自如了。从此,我爱上了《闽西日报》,每天都挤出些时间地阅读。

  1993年6月,因工作需要,国道319线个女征费员,通过笔试、面试,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笔试总共考三科,《》《语文》和《数学》,我在笔试中得了第一,《》《语文》我得分最高。这些,都得益于长期阅读《闽西日报》的报道和副刊随笔的结果。与道班的养工作相比,收费员工作少了体力上的辛劳,但周而复始、枯燥、乏味、单一的收费工作令人烦闷,面对个别司乘人员的、等还要始终保持微笑,我有苦衷却只能留在心里。

  而此时的《闽西日报》,已办得越来越精彩,有头版、、教育、人文等栏目,还有我最喜欢的山茶花、香樟树下等栏目。每天,一发到收费站办公室,我立马就去关心。报上发表的文章,各个县市的重大事件,我都了熟于心。每个版面翻来覆去地读,甚至连的地址,每个版面编辑的名字都不放过。因此,我的心中一直对编辑记者充满敬佩与艳羡,对所在的登高东155号充满和向往。我甚至痴痴地想:要是有一天,我能在《闽西日报》上发表文章该多好呀。

  2009年2月21日,由于费税,国家燃油税的开征,国道319线龙岩王庄收费站一夜之间撤了,我们待岗了。我失落,茫然,在极度自尊与自卑交织的矛盾心理下,敲击键盘写下《温暖十八年》。3月5日,《温暖十八年》发表于《闽西日报》的“香樟树下”栏目。十年后的今天,我仍然非常准确地记得这个日子,因为这是我真正意义上在《闽西日报》上发表文章。那晚,我兴奋得一夜没合眼,一会儿把上有我的那豆腐块拿来读读,一会儿把收集的所有《闽西日报》拿来看看,心中无限感慨,是她,地我肥沃的土地,我梦想的种子才能悄悄撒播。

  “有梦想就有希望”,4月12日,市交通运输局给了我平台,把我调到市局党办工作。十年来,在做好机关党建和文明工作的同时,阅读《闽西日报》和为她撰写稿子已是我难改的习惯。即使有时投出的有如石沉大海,我也无怨无悔,只因为喜欢。因为读《闽西日报》和给《闽西日报》写稿,我认识了很多爱好写作的朋友,共同交流写作经验,有时结伴采风,丰富多彩的生活给我的生命注入活力。

  二十多年来,我与《闽西日报》彼此相依相伴,我相信,未来,我的有生之年,我的生命会因她而更加绚烂多姿!

  20多年前,因为过度劳累,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大病不患小病不断,天天吃药打针,老公从未有过怨言,为了他一直以来的照顾和不离不弃,我偷偷地写下了《永远的初恋》这篇习作,忐忑不安地寄给福州的弟弟,要他帮忙修改并推荐给某报刊,弟弟帮忙修改后推荐给了《闽西日报》,不久,我收到了《闽西日报》寄来的,后来又收到了稿费单。收到和稿费单的那一刻,我除了激动就是!如果当时《闽西日报》没有拙作的一席之地,或许我的文学梦会因此被,我会气馁,再也没有写作。意想不到的是,《闽西日报》居然就给了我机会,给了我信心和勇气,让我了文学之。

  第一篇刊登后,老公惊讶地问我什么时候写的文章,他以为,一个病恹恹的农村女人,在耕种田地照顾孩子后,能看看书写写日记就是兔妈下崽与众不同了,怎么可能还有兴趣写文章?可我竟然就不安分?还异想天开想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真是不可思议的梦。是的,农村女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我尝试了,如愿了。这是一件多么有价值的事,怎不叫我欣喜若狂?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我从小喜爱文学,它是我一生中的乐趣和追求,第一篇发表后,我信心十足,接着又写了好几篇,每一次收到稿费单和,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和喜悦就涌上心头,那时的日子都是“解放区”的天,几次的努力,换来的稿费虽然为数不多,可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自身的人生价值与。

  毫不脸红地说,每发表一篇文章,就有说不出的快感,内心的喜悦是毋庸置疑的。听到大家的夸和鼓励,心里就有点小激动,内心深处有种自豪感和幸福感,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居然也被列入作家的队伍了,居然也可以被人家称为作家,虽然我这个作家的称号如关帝庙里挂像,名符不实,离作家的称号也如隔山摘李子,相差太远。但被人家叫的次数多了,我也如关公喝酒,不怕脸红了。

  写作,对于我来说,是件艰苦的历程,更是件快乐的事,也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事,尽管因文化程度太低又不会电脑,在文学上举步维艰,洒下的汗水要比人家多,但我不会再打退堂鼓,因为有很多亲人朋友在支持我鼓励我,哪怕是颈椎痛和腰椎痛,我也不再轻言放弃。我会克服困难,一如既往地在文字中摸爬滚打,找到自身的人生价值。

  曾经,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我真的可以成为作家吗?我真的可以让自己的人生道丰富多彩,充满诗意吗?

  是的,正是因为《闽西日报》不嫌弃拙作,我才有了在文学上走到今天的勇气。所以,在《闽西日报》诞生70周年之际,我必须把藏在心底20多年的心里话说出来,感谢《闽西日报》这个让我成长的好平台,感谢《闽西日报》所有的编辑和各位老师,是你们给了我机会,让我有信心和勇气在文学上越走越远。

  我与她相识快四十年了,什么时候投入她的怀抱已记不清了。自始至终,她是多么让我仰慕,让我!如今,她已七十高龄,却依然楚楚动人,焕发出更加亮丽的青春。她,就是哺育我在写作上不断成长的《闽西日报》。

  由于我从小离开父母,与年迈多病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1983年,高中一毕业,我便在离家十里外的一个小山村当了一名代课老师。《闽西日报》成了我教学之余的伙伴。心想,要是我也能在上发表文章多好呀!于是,我天天利用课余时间学习写作,把写好的稿子工整地抄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没有一个错别字,没有一处涂改,甚至连一个标点也不放过。然后,把抄好的稿子小心翼翼地折好,庄重地装进信封。待傍晚放学回家时,步行十里地,到邮电所把寄出。晚上,梦想着在《闽西日报》上出现了自己的文章。

  每每发出后,我都期待着邮递员早点出现。一旦拿到,我就迫不及待地阅读起来,寻找着自己的文章。结果,一次次的等待,一回回的满怀希望都成了泡影。

  代课的第二年,爷爷不幸去世。爷爷勤劳俭朴,一生也没照过一张像。为了深深地缅怀我的爷爷,为爷爷画一张像成了我最大的心愿。我把这强烈的愿望和浓浓的真情流露于笔端,利用一节空课的时间,一气呵成。字里行间充满了我对爷爷的爱和深深的怀念。

  没过几天,随着下课的铃声,一位同事惊喜地挥着《闽西日报》向我走来,说:“梁老师,上发表了你的文章了……”顿时,小小的校园就“炸”开了,师生们争相。

  《心愿》作的发表,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同时,也让我体会到,要写好文章,表达真情实感很重要。

  我曾试问的一位老乡,如何才能成为《闽西日报》的通讯员?他说,多学,多写,多发表……每当我学写新闻稿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师范读书时,《闽西日报》社记者黄征辉老师给我们讲“新闻写作”的情景,黄老师结合我们身边的事例,深入浅出地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让我受益匪浅,终生难忘。

  多年来,我养成了每天阅读《闽西日报》的习惯。尤其注重编辑对自己文章的修改。通过对比好在哪里,妙在何处?渐渐地我学会了观察生活,捕捉新闻,发现闪光点。在闽西日钟德彪、方玉材、黄征辉、曾志明、赖春、吴影红等记者编辑的引导下,我在写作上不断成熟。这都得益于《闽西日报》。

  多年来,我在《闽西日报》这片天地里默默耕耘,大力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不断挖掘红色文化、客家文化,传承发展民间文艺;正能量,讴歌新事物。帮助了不少,共同树立了全国孝心少年、省“孝老爱亲”模范、优秀驻村干部等先进人物。随着我的文章一篇篇在《闽西日报》发表,宣传,了许许多多的爱心人士、志愿者,为优秀传统文化,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奉献。让许多先烈尘封的史迹得到了;让优良的耕读家风得到了传承发扬;让一批批古村落、古民居得到了有效的;让失学的孤儿重返了校园;让濒临瘫痪的贫困人重新站了起来;让破碎的家变得完整……久而久之,山村的村民都亲切地叫我“梁记者”、“梁总编”,遇到好事或难解的问题,都希望我能借助《闽西日报》给予“”,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闽西日报》成了村民们的“靠山”。

  三十多年来,在《闽西日报》这个摇篮里我不断成长,不但成了她的读者,还成了她的通讯员、签约摄影师。在她的下,我先后成了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出版了一些书籍,取得了不少的成绩,得到了人们的尊重。

  写作生涯漫漫,每段文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写作是辛苦的,要耐得住寂寞。但有了《闽西日报》这位伴侣,我永远不会感到孤单。她让我获得了成功的喜悦,她让我懂得如何做事,学会生活。

      

   威尼斯人官网,威尼斯人官网平台,威尼斯人官网网站 ;